胡锡进:美国称瞄准的是共产党 但中国人不信这鬼话


胡锡进:美国有一个假设,那就是中国有夺取其全球霸权那把交椅的野心,它为此采取了预防那种情况的现实政策:阻挡中国继续和平发展。也就是说,中国威胁美国是华盛顿把中国往坏了想的一个预期,而美方打压中国是今天正在发生的实际情况。

中国人很恨美国吗?老胡常被看成是对美的“强硬派”,但是我反正不恨。我同意一种说法,美国是历史上对中国干坏事相对最少的列强之一。除此之外,它还对中国做过不少好事。常常有人举例,它退还了庚子赔款,将其用于中国的教育,这对英法等其他列强也跟着退款起了带头作用,这比卷款而走还是好不少。

1941年底至1945年美国参加二战那个时期,美国强有力支持了中国的抗日战争。改革开放之后,美国是中国的头号开放对象,对中国现代化进程显然起了推动作用。

所有这些中国人从未忘记,它们深深烙印在中国人对美国的集体认识中,积淀了中国社会对美国的一份基础性好感,不断参与中国人不同时期对美态度的塑造。

▲1945年9月2日,美国“密苏里”号军舰上举行日本投降的签字仪式。

然而这些不是中美关系的全部。从二战结束的1945年开始,美国就一直阻挠中国人选择自己的国家道路。70年代初期中美迅速接近,冷战期间两国共同对付苏联的战略需求起了决定性作用。回顾过去七十几年的历史,中美关系十分复杂,朝鲜战场的血雨腥风,美对中国统一的破坏,直到现在对中国发起的战略围堵,与两国经济的大规模交融彼此穿插交织,我们很难对中美关系做一个简单的总定性。

我倾向于认为,自近代以来,美国在中国发展进步中总体上扮演的积极角色超过了消极角色。美国对华态度的出发点是美国国家利益,当中国落后、孱弱的时候,美国更容易致力于积极利用中国,比如在二战中推动中国牵制日本,冷战时共抗苏联,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期打开中国市场,等等。在那些时候,中美共同利益成为了主旋律。

但随着中国逐渐强大起来,美国的另一面越来越多浮出水面。上世纪50年代,美一度把中国当苏联阵营的东翼打压。今天中国发展成世界第二大力量,最终被美国锁定为头号战略竞争对手。此时美国对华态度出现根本性拐点,深秋来了,冬天的雪花也飘落下来。

▲1960年-2019年中美GDP走势图。数据源:世界银行

很遗憾,人类的大国关系还远未实现真正的文明和成熟,我们权且不对美国战略上围堵中国做国际关系意义上的价值判断,爱恨也就无需成为最突出的问题。美国有一个假设,那就是中国有夺取其全球霸权那把交椅的野心,它为此采取了预防那种情况的现实政策:阻挡中国继续和平发展。也就是说,中国威胁美国是华盛顿把中国往坏了想的一个预期,而美方打压中国是今天正在发生的实际情况。

是美国不能“养虎为患”的警惕更有道理,还是中国捍卫继续发展的权利更加正义?这或许“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”。但实际情况是,美国如果真做到阻止中国继续发展,其实际后果将是中国人丧失进一步提高生活水平的权利。这是维持种族不平等,与人权理念背道而驰。因此无论美方的打压可以从战略层面做多少解释,但它一定会遭到中国人民的集体抵制。美方宣扬它瞄准的是中国共产党,但中国人不可能相信这种鬼话,在捍卫发展权利的根本问题上,中国社会肯定会是一个坚定的利益共同体。

对于中国要抢美国那把椅子的疑虑,这是可以通过战略沟通和国际关系制度建设来加以化解的。中国人致力于和平发展,没有谋求世界霸权的兴趣,中国政治的重心从古至今都是解决国内庞大社会的各种难题。即使这个问题一时解释不通,华盛顿拿它未来的安全来牺牲中国人的现实权利,这在道义上也决非是均衡的。

最后我要说,如果与美国人一时讲不通,中国人自己必须把我们究竟在面对什么想明白了。因为美国强大,技术上更加先进,经济上更加现代,一些人就把中美之争看成“(美国)先进力量与(中国)落后力量的较量”,这是半殖民地极度落后社会自卑心理的后遗症在作祟。事实上,从中国作为一个独立国家追求复兴开始,我们自己的国家利益就与美国的国家利益进入了复杂的互动,那种过于简单非黑即白的思考方式已经不可能指导这个国家。特别是,中国大陆不是亚洲四小龙那样的小社会,我们甚至不是日本,中国作为超大国家如何应对美方的挑战,注定很不简单。

千万不要在根本问题上天真、幼稚,也千万不要面对注定将很漫长的博弈而冲动。少数想误导广大国人的公知,请行行好吧。我之所以这样说,是因为他们的根本利益也大都系在中国继续繁荣之上,莫糊涂,通过搞乱中国求个人之荣,其实对他们也是下下策。

其他报道:

蔡霞支持美国对华为禁令 胡锡进:中国知识分子之耻

日前,中央党校前教授蔡霞接受美媒采访称,支持美国对华为禁令,环球时报总编辑@胡锡进 发微博怒批其是中国知识分子之耻,甚至也是所谓“自由派”之耻。以下为微博全文。

西方媒体不断向中共中央党校前教授蔡霞提供阵地,帮她发出恶毒攻击中国共产党的声音。CNN最新对她进行了专访。蔡霞在这次专访中又抛出了几句“新话”,那就是她支持美国政府对华为的禁令,并且声称“中美关系不是两国人民之间的冲突,而是两种制度和意识形态之间的竞争和对抗”。这与蓬佩奥之流要求西方国家不是在中美、而是“在暴政与民主自由之间做出选择”的煽动何其相像。

蔡霞还呼吁美国政府加大对北京的强硬态度,呼吁制裁中国高层官员以及国际社会携手阻止共产党“渗透”全球机构和传播“极权主义”的理想。

老胡